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突然有一天就迷上作皂....“一些些冒險犯難的精神+期待皂化過程的小焦慮”就這樣一發不可收拾....
持續、緩慢、製皂中...沒作品時,整理整理過去或現在出走的紀錄,當成自己的回憶錄;或者把看過、挺有感覺的書分享分享心得...還沒設置留言版,如果有話想跟Jess說的,任何一篇文章下面回應,Jess都看得到哦~


2010/10/25

《奧地利》大鐘山‧海里根布魯特(Heiligenblut)


《大鐘山為神的居所,而海里根布魯特則是最接近天堂之處。》

車子持續沿著高原行駛,通過海拔2504公尺的最高點古特塔爾(Hochtor)之後,便進入阿爾卑斯山南部,海里根布魯特(Heiligenblut)是個位於峽谷裡的小鎮,「Heiligenblut」就是「聖血」的意思,若從大鐘山北岳為起點,他即是賀霍阿爾本公路(The Grossglockner High Alpine Road)的終點,也可以算是我們這趟大鐘山之旅的最終站,所以我們是先到海里根布魯特,再折回遊客中心(Kaiser-Franz-Josefs-Höhe Visitors’Centre)的。


你也許沒聽過海里根布魯特這個小鎮,但只要看過奧地利旅遊影片或海報,對這座城鎮的影像便不會感到陌生,山坡上阿爾卑斯風格的小巧房舍散落著,鎮上教堂尖塔後方襯著銀白色的大鐘山山峰,是不是好像有點印象了?這樣的美景當然是海里根布魯特被評選為國家風景代表的最佳理由,傳說這裡的教堂安放著耶穌的聖血,當然我們也要一探究竟。





小鎮的Saint Vinzenz教堂尖塔,從停車場處就得以遠遠的望見,這是一座哥德式的教堂,一座主堂與一座高高尖塔相倚而立,他建造於西元1460~1491年間,在這的sacrament house裡,一個裝著基督聖血的瓶子,就安放在金碧輝煌的聖壇上,據說這耶穌的聖血是由丹麥騎士Briccius在西元914年從君士坦丁堡帶來的,騎士回程途中遭遇雪崩被埋,在他被埋沒的地方有三支穗狀的麥桿從雪地裡露出來,人們因而發現他的屍體;其實海里根布魯特鎮徽的右半部就是依照這個古老傳說而設計的─「一瓶聖血上插著三支穗狀的麥桿」。

主堂與尖塔相倚而立

海里根布魯特鎮徽,右半邊是聖血傳說、左半邊是Saint Vinzez教堂

Saint Vinzenz教堂外立有基督釘在十字架上的聖像,從基督聖像前的石階往下走,左側便是延著坡地而蓋的墓園。


從石階往下走,左側是墓園


我們推開厚重的教堂大門,教堂入口裡的牆面上又一釘定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聖像,聖像下排放著數列鑄鐵製的燭臺,可以自由樂捐並點上蠟燭。





教堂前方深處置有一座從1520年至今的後哥德式祭壇,而丹麥騎士Briccius的墓則仍存放於教堂地窖,由於當天並不是禮拜日,教堂內就只有我們幾人,益發顯得寂靜,雖然我並非教徒,但仍懷著肅然的心情參觀,當然也到地窖晃了一下。





華美的教堂內部束柱

教堂的圓頂的圖繪應是天堂







這扇彩繪花窗圖樣雖不繁複,卻仍顯現精巧的工藝。

在這肅穆的教堂裡,發生了一件慘案…話說在教堂入口基督聖像下點蠟燭時,雖然一切都進行的十分莊嚴、慎重,但我們仍不忘要拍照留念,於是拿著點好的蠟燭,在鑄鐵製的燭臺上停格,「好了沒?」「喀嚓!..好了。」不久…一陣羽毛燒焦的氣味傳來,哇!糟了個糕!芳為了這趟大鐘山之旅向同事借來的羽絨衣,袖口竟被下面那排的燭火給燒了一個洞,這…很無言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