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突然有一天就迷上作皂....“一些些冒險犯難的精神+期待皂化過程的小焦慮”就這樣一發不可收拾....
持續、緩慢、製皂中...沒作品時,整理整理過去或現在出走的紀錄,當成自己的回憶錄;或者把看過、挺有感覺的書分享分享心得...還沒設置留言版,如果有話想跟Jess說的,任何一篇文章下面回應,Jess都看得到哦~


2010/11/02

《奧地利》茵斯布魯克‧阿爾卑斯之心(下)


茵斯布魯克位處景色如畫的茵河河谷中,站在茵斯布魯克街上,望向街景深處,城市猶如被群山環抱,這座多姿多彩的城市,不僅散發著歷史文化的溫儒爾雅氣息,更饒富獨特的浪漫情懷。



中世紀古巷及昔日皇室行宮都在此遺留過往的印記,然而現今的茵斯布魯克不僅是一個充滿活力的現代生活中心,也是大學城及奧林匹克城,此外這裡風景秀麗,穿越阿爾卑斯山脈的勃藍納山關距此僅三十公里,連綿的群山、豐饒的牧場、清澈的溪流和聖潔的雪峰…在這座美麗的山城裡,真正呼應了傳統風華與現代化和諧共存,以及自然景觀與風俗文化巧妙融合的境界。


從水晶世界的魅惑中沉澱下來,總算得以好整以暇的感受這個阿爾卑斯山城,茵斯布魯克舊城區是奧地利最美麗且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紀城市建築群之一,漫遊在茵斯布魯克古城,哥德式的角樓、狹窄而深幽的古巷隨處可見,而從那些櫛比鱗次的民居更能觀察出各個時期的建築風格,像是哥德式時期的沉穩、文藝復興時期的典雅、巴洛克時期的華美、洛可可時期的俏麗…沿著舊城,兩條優雅的連拱廊分列於主街兩側,這條由南到北的費德烈公爵街(Herzog-Friedrich-Strasse)一直延伸到黃金屋頂前的廣場,黃金屋頂前的扇形廣場,是舊城交通的交匯處,也可說是這座被譽為“阿爾卑斯之心”古老城市的心臟所在。

費德烈公爵街(Herzog-Friedrich-Strasse)兩側的連拱廊


黃金屋頂是茵斯布魯克著名的、也是最具標誌性的建築,它座落在這座“阿爾卑斯之心”的心臟位置,是座三層高的哥德式豪華懸樓,懸樓頂部以2657塊包金銅瓦鑲嵌,「黃金屋頂」之名即由此而來。


懸樓中間欄杆裝飾著精美的浮雕,上層欄杆共有六塊浮雕,中間兩塊主浮雕,左邊是描繪馬克西米利安(Maximilian)及他的兩任妻子,勃艮地公主瑪麗亞(Maria)及米蘭公主比安卡瑪麗亞斯菲爾扎(Bianca Maria Sforza),右邊則是馬克西米利安及其宮廷大臣、弄臣,主浮雕兩側的四幅浮雕則是毛爾斯舞者。下層欄杆共有八塊浮雕,中間主浮雕是神聖德國羅馬帝國的雙頭鷹徽及德國國王的單頭鷹徽,主浮雕之外的六塊浮雕則分別是代表施泰雅馬克、奧地利、匈牙利、勃艮地、米蘭及蒂羅爾的徽章。黃金屋頂完成於西元 1500年,是哈布斯堡馬克西米利安國王為了紀念他的第二次婚姻所建。

黃金屋頂

這一幢建築從 2003年初開始,還成了“阿爾卑斯公約組織”的辦公處,阿爾卑斯公約組織是由八個地處阿爾卑斯地區的成員國組成,主要在協調及加強各國間的合作,以保證此一區域持續性的環保發展。


在茵斯布魯克的舊城區,一些十五世紀的哥德式建築,在歷經重新整修及粉刷之後,搖身一變為裝飾華美的建築,塞巴斯蒂‧荷普林屋(Sebastian Helbling House)就是其中的一例,這幢房子在西元1833年時,曾經是間小咖啡館,而在西元1979~1980年間,這幢頗具歷史的建築進行了大規模的翻修,成為今日所呈現的面貌。

塞巴斯蒂‧荷普林屋(Sebastian Helbling House)

市政廳(City Tower)建於西元1442~1450年間,宏偉壯麗的球狀穹頂高塔突出下層平坦的樓面,較大街上其他建築突出,讓人一眼瞧見它的存在。

市政廳

球狀穹頂高塔

聖安娜柱(St. Anna´s Column) 豎立於瑪麗亞特雷西亞街(Maria‧Theresien-Strasse)上,此柱建於西元1703年7月26日的聖安娜日,主要是為了紀念入侵蒂羅爾的巴伐利亞軍隊撤離,這座古希臘科林特式(corinthic)風格的紅色大理石圓柱頂端是一尊聖瑪麗的雕像,基座周圍有Kassian, Vigilius, George and Ann,等聖人的雕像。

聖安娜紀念柱

魯爾道夫噴泉(Rudolfsbrunnen fountain)豎立於Bozner廣場(Bozner Platz),西元1877年由佛里德里希‧施密特(Friedrich Schmidt)所構思設計的紀念碑,為蒂羅爾(Tyrol)成為奧地利帝國的一部分的五百周年紀念(西元1363~1863年),其中位在噴泉頂端最大的銅像則是魯道夫四世的雕像。

魯爾道夫噴泉

來到這兒,內心的自覺與感悟彷彿輕易地就被觸動了,雖然停留此地的時間很短暫,卻留給我難忘的印象。


我們計畫在晚間搭乘夜車前往維也納,一方面考量壓縮移動時程,以增加旅遊時間,也盤算著可因此省下一晚住宿費,順便體驗一下搭夜車臥舖也不錯,不過在此我們四人(芳、霓、冰及我)也要與另一四人組(綺、學弟、琤及逸)暫時說拜拜,回台北再見了!


於是兩組人馬在民宿前依依不捨告別,現想想…依依不捨個啥勁呀?回台北就可見面啦,大概是大伙兒一起吃喝拉撒了幾天,於是發展出意想不到的…友誼(不然你以為是什麼?),沉浸在離情依依的我們…全然不知又將有意想不到的事即將發生。

啊哈!結果等到我們四人要啟程時,綺等四人不知誰先發現,民宿大門鎖上了,而竟然沒有人帶鑰匙出門,也就是說,他們四人被鎖在民宿外頭了,這下可糟了,民宿主人並沒有跟我們同住一棟,而我們也不曉得他們住在哪?這時大夥兒望著身後的民宿束手無策,最後逸提議爬上二樓陽台進到她房裡,才結束這場差點要露宿在民宿外頭的災難,囧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